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灿贤/忙内】Part.1

"哥,今天怎么样啊?"
"还是很想你。"



.一.

"卡——!好,收工!"
"呼啊……真的好麻烦啊,这一滩。"
摄像机关闭的一瞬,郑大贤拽着袖口长吁一口气,垂眸望着指间紧捏的血浆,略有些嫌恶地甩了甩,沉声抱怨了这么一句。
倒不是他太过于娇气,只是刚刚被钟业拿枪顶着那条一直不过,二十秒的镜头两人就那种半靠的姿势维持了将近二十分钟。中间因为半蹲的姿势双腿酸麻的钟业开始拿力灿的事逗弄大贤,搞得大贤怨气冲天又不得发作,只能在钟业本就黠气外露还非要眯得更细来欣赏自己表情的细长双眼的注视下努力挤出一副隐忍而愤恨的表情,结果反而因为更加贴合被枪杀的剧本而终于卡停。
"不过好在是收工了……文钟业你的死期到了。"
一边嘟哝着一边黑着脸冲进洗手间,那张因为晾干而发皱的纸随意摊在水龙头旁,高锰酸钾写下的【杀了力灿】字样也变得浅淡。
目光在纸上扫过两眼,大贤拧开水龙头,指节捏起袖角放在水流下冲洗。但心思却总是被什么支开——纸上的那个名字总有种让他想要再次拿起那张纸的意愿。脑海中又浮上方才钟业调侃他时说的话,大贤眉头锁起,扬手关掉水龙头,用血水交淌的湿淋淋的手抓起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哟,我们大贤在干嘛呢。"
身后响起的声音让他身子一僵,未及转身,一只有力的手便拍在他左肩膀,紧接着金力灿的下巴就搭上了大贤右肩。
"哥你起来。"拧起的眉头没有松懈而是顺势摆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抬手施力推上那人前额。
力灿嘿嘿一笑并没有顺从,依旧恬不知耻般将脸搭在几欲贴上大贤右脸的地方,垂下目光看着垃圾桶,"把那张纸扔掉了吗?"
"呼……"大致是习惯了一向厚着脸皮黏在自己身边的、像个小孩一样的力灿哥,大贤无奈地摇摇头算是默许力灿把自己当人肉拐杖的行为,只是摊手回答他的问题,"是啊,留着干什么,不太吉利。"
"我就知道我们大贤是爱我的,哈哈哈哈——"力灿一瞬眉眼舒展,探颈脸庞凑得更近,一双细长的吊梢眼微眯,像是含着星星,灿烂得大贤不敢直视,只能努力把头偏向左边,抬手五指张开覆上力灿的脸,不耐烦地啧啧唇瓣,"快起来哥——"
"唔唔,我呜已来(我不起来)……"力灿拧着声音从大贤掌缝里挤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左手骨节紧攥大贤肩头,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
真的是很不妙的状况,大贤发觉自己当下的心情,一股无名火霎时蹿腾而上,扬臂拍下力灿臂肘,还未及大脑做出反应,嘴上的话就已经乘着火气喷涌而出,声音不觉比方才高了几度。
"适可而止啊金力灿!"
"啊……"
力灿一瞬收了嬉笑整理好表情,眉梢略略下绍,抬手轻拽拽大贤尚在滴水的袖角,目色中霎时添了几分担忧和歉意。
"对不起啊大贤,哥错啦,你别生气……"
"力灿啊,你好了没?"
不及大贤做出反应,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转角处响起,语气略带些无奈,不知是不是大贤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作怪,总觉得又有几分宠溺。
"啊,容国,我这就出去了。"力灿扬颌冲门外高声回了句,重回头拧眉看着大贤,眼眸因为似是撒娇般请求原谅地眨巴几下而更显得明澈。
"别生哥的气了,啊。我回来请你吃饭啦。"
大贤呆滞在原地垂眸顶着垃圾桶中那张揉皱的纸团,听着力灿匆匆冲向走廊,和leader一起离开的脚步声,头脑一时锈蚀般呆滞出一片空白。
半晌,他像刚刚彩排过的mv中那样,错臂拽住外套撕扯下来狠狠砸在地上,上齿咬合唇瓣几欲咬破。
"废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