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灿贤/忙内】Part.4

.四.

"大贤啊,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
第二天一到片场,永才就注意到顶着对黑眼圈脸色蜡黄的大贤。
"我没事……阿嚏!"
"大贤哥感冒了?"準烘正把玩着手中的仿真枪找感觉,大贤一口口水直接袭击了枪身。
"我……"
"生病了吗?"
未及开口之时头顶忽然覆压上一只大手,五指微曲抓抓他头皮,低沉的声音因着其中包含的关切而更加富有磁性。
大贤略一抬眼便对上那双好看的眼睛,失神了一瞬想起昨日的不欢而散,一阵尴尬上涌使得他口干舌燥,转转眼珠干咳两声,重又对上那双眼睛平复日常的语气,岔开话题般问。
"哥,今天怎么样啊。"
力灿轻揉着他头的动作稍滞半秒,眉眼像上次听闻大贤的话般一瞬舒展,那双好看的眸子再次下弯,尽含宠溺,像是要流泻出星光来。
"还是很想你。"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大贤和一旁的钟业同时开始疯狂咳嗽。
"什么啊,连着钟业也一起传染了吗。"力灿重新拧起眉头匆匆转身,一句"我去给你们拿些药"就急切离开了。
"谢谢哥——"被準烘拍着后背顺气的钟业一边喊着,一边抬手拍拍因为猛然的咳嗽而涨红的脸颊。
大贤朝打算给他拍背的永才比了个"我自己OK"的手势,使劲拽起毛衣的衣领,遮挡着不知是因为什么而通红的脸颊。
金力灿,你这个混蛋……。

"啊,什么,今天要正式开拍了啊。集体生病日吗?"
最晚来的leader听了力灿忧心忡忡的解释后表示了一脸懵逼。【然后给大家打了热水喝。】

还是有人问过大贤和钟业要不要休息的,但是两个人都表示自己状态尚可,于是拍摄还是准时开始。倒是不说大贤的一个喷嚏赢得了化妆师的关心,同时也招来了先化好妆的某人。
"我们大贤好坚强啊。"
正闭目调整状态让化妆师在他脸上摆弄的大贤听到头顶的那个声音,不知为何又一瞬涨红了脸,方才力灿那句"还是很想你"萦绕在脑海不停盘旋,大贤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那句话撩得几欲改变想法。努力把自己混乱的思绪整理好回答了力灿的话,以免被觉察出自己的心不在焉。
"还好啦。"仍旧闭着眼睛启唇淡然说道,维持着对待力灿的一贯风格。力灿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仍是抬手轻抓大贤发顶,像是要继续那会儿被打断的爱抚动作,同时嬉笑着开口,"一会儿到高音部分可别勉强自己啊。"
闭着眼睛单纯听力灿的话语就已经在脑海中浮现了力灿温柔而关切的微笑,这可不是什么mv开拍之前该有的兆头。如果力灿再在身边晃悠,估计一会儿对着摄像机都很难以集中注意力了吧……想到这里大贤微睁了眸子,抬眼正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睛,力灿的指肚仍旧轻柔地扣在发顶,指节微曲使得头皮一阵阵麻酥,让因为感冒仍有些发晕的大贤感到十分安心。眨巴眨巴眼睛,大贤重又阖上眼眸,唇角不自知向上微挑。
你在这里,我很安心。

【化妆师:看透一切的眼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