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灿贤/忙内】Part.2

.二.

郑大贤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只知道,当自己意识到的时候,事态已经发展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
金力灿是队里最年长的两个人之一,虽说从身高到诸如做饭这类所掌握的技能来看都是担当得起全队的,但偏偏有这种性格——像个孩子般粘人,毫不羞涩地表达自己的喜爱之情,特别是对大贤。他好像很喜欢粘着大贤温声温气又带些痞地说着【我最爱我们大贤了】这种话却又毫不脸红,理直气壮地仿佛是上天的旨意一般合理。郑大贤知道自己有些傲娇(虽然不愿意承认就是了),但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力灿喜欢「调戏」他的原因。
他只知道,早在最近彩排了无数遍的SKYDIVE的mv中和力灿数不清的互动以前,他就惊慌地发现,自己对力灿的态度发生了模糊不清的变化,那种感觉难以描述,非要说的话,就会很荒诞地联想到自己在国中时看到一个非常非常喜欢的女孩子时的心情。
实在是掖不住混乱的心情抱着单纯想要找人分享一下的初衷,对来到摄影地之后分到同舍的文钟业说了自己的心情,事后证明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文钟业那货虽然保密一流,但把秘密告诉他本身就是个勇敢的举动。文钟业在拍mv这几天只要一逮住机会就会拿力灿调侃大贤两句,或是在大家聚餐时有意无意撮合他俩两句,风凉话性质。郑大贤简直想搓了文钟业的脑袋让他忘掉那段记忆,要不是他跟钟业聊天那晚钟业全程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听完了大贤的苦恼还安抚了他几句,他简直要怀疑文钟业就压根没把他的话当真。
"郑大贤,冷静点吧。"
他经常如是对自己说。
然后每每在力灿贴过来的一瞬忘记自己对自己的提醒。
昨天,被力灿捏着肩膀的一瞬,快要压抑不住的、想要转身与他紧紧相拥的想法让他恐慌。
昨天,最后,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呢。
已经搞不清楚是因为自己大声责怪了金力灿让他那么自责而对不能控制情绪的自己发怒,还是因为金力灿和方容国在明明已经不需要对着镜头卖所谓的官方cp(大家心里都多少清楚些)时还可以亲密到那种地步,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地会涌上那种对leader愤恨而嫉妒的混乱感情了。
"废物",一个不能控制情绪的"废物",一个甚至还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情,就已经生出扭曲的占有欲的"废物"。在关于金力灿的所有话题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