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灿贤/忙内】Part.3

.三.

"……喂?"
钟业略有些不安地坐在大贤床边,抬手在这人面前晃晃,眉头稍稍拧起,一脸担忧。
"郑大贤,你从摄影地回来已经在这里呆坐了一个小时了,受什么刺激了吗……?"
"……文钟业你还有脸问啊……"大贤僵着颈子「咔吧」把头转向钟业,唇角扯动硬生生带出一个难看的、可笑中略带诡异的笑。
"那就是说你和力灿哥又出什么事了?"
钟业选择性无视了他的笑,自顾下了结论。
"什么叫又??!!不是你今晚在那叭叭叭我俩还没什么事呢???"再次从钟业口中听闻那个名字大贤一秒炸了毛,弹腿扑向文钟业双手环住他脖颈做出欲掐的模样。
"我说哥,你俩岂止是有事,这几天你哪天回来不是魂不守舍的,昨晚刷牙刷一半牙刷都掉我拖鞋里了,这能叫没事吗?"钟业抬手指尖向上举起做出妥协的姿势,眉峰下撇一脸无奈地解释。
"我……我……嗨。"大贤一时语塞,纠结半天还是甩手松开钟业,跌回床上双手撑头,一副颓废的模样。
"我说,哥,你要不就告诉力灿哥吧。要么就在一起,要是不行,起码力灿哥也不会整天跟你勾肩搭背的,让你天天都这种神游天外的状态。"钟业撑着大贤被角语重心长,"我说力灿哥也是,要是喜欢你也就该认真一点好好说,整天连告白都那种吊儿郎当的感觉,回应也不是,只能自顾自心烦……"
"Stooooooooooop,够了够了你快闭嘴吧。"大贤被钟业聒噪得难受,翻腿下床半推半甩地把一边叨叨着"别推别推要倒了"一边甩手试图挣扎的钟业搡回他自己的床上,冲进洗手间把水龙头拧到最大,俯身探颈让整个脑袋浸在迅疾的水流之中。
"会死人的哥。"透过未关的洗手间的门看到这一幕的钟业如是喊。
"……闭嘴啦。"郑大贤如是回。
直至冰冷的水扒过耳廓漫进耳朵使得一阵晕眩差点仰身倒下,及时扶住池边稳住脚跟的大贤才扬起头,甩颈把水花扬在镜子上。他直勾勾地盯着镜子,半晌,从浸着水珠的唇缝中挤出一句话。
"郑大贤,冷静。就当做不存在就好了。"

枕臂舒舒服服窝在自己被窝里的钟业挑眉看着洗手间里独自凌乱的大贤,撇撇唇角垂眸笑得略显无奈。
要是恋情持续不久的大贤心情都这么复杂的话,那么当初一分到队里时就开始偷偷关注队里唯一比自己小的那家伙的自己,大概现在已经是入魔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