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灿贤/忙内】Part.8

.八.

"什么啊,已经醒了?"
以为两人还在睡觉的钟业自告奋勇把他们的早餐带上了楼,本想放在门口却听见里面吵吵嚷嚷,敲了门后看着开门的力灿轻轻挠挠头,伸手递上早餐,"哥,这是你们的早餐。大贤哥还好吗?"
"钟业啊,来来来~~"
房间里的大贤听见门口的动静,不等力灿回话就冲门口喊道。于是当钟业走进房间时,就看见郑大贤一手提个枕头光着脚坐在床边冲他招手,笑得满面春风。
"哥,你还醉着呢?"钟业走近床边,猝不及防被大贤伸手勾住脖颈,另一手握拳在他头顶旋转几下。
"你才醉了,我现在很清醒。"
从大贤的臂弯里挣脱,钟业转头看着大贤,看见满春的风都拂在他脸上,看见星光在他眸中流转,笑出了最幸福的模样。
"哥,你……"
"谢谢你,钟业。"
钟业挠挠头,略显腼腆,"你突然这么客气干嘛。"
"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钟业。"
力灿上前一步,大手抓揉着钟业发顶,抬眼望上大贤的眼睛。
"真这么想谢的话,今晚大家一起喝酒的钱就你们承包吧。"钟业撇撇嘴无奈。
"不是我们,是金力灿。"大贤立刻纠正。
"什么啊,不应该是均摊吗?"
"那一半算你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好好好——"
在酒钱和老婆的抉择中,还是老婆重要。得多。嗯。可喜可贺。
作为一个昨晚趁容国、永才和準烘都喝得微醉的当儿都没有顾跟自己喜欢的人刷好感度就跑出来帮力灿安顿下醉到睡着的大贤,然后又把大贤喜欢力灿的心路历程全都告诉给力灿的最佳助攻,钟业此时此刻却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怀疑人生。

【钟业:对方拒绝了你们的狗粮并踢翻了你们的碗。】

在力灿严肃认真、充满歉意地向成员们鞠了一躬宣布他和大贤在一起时,不出所料大家都沉默了很久。但是最终这种肃穆的氛围还是在bang拉着脸叮嘱二人几句之后重新露出的笑容里消解。容国眯着双眼抬臂狠拍了力灿后背几下调笑"每天都去挑逗所以最终见到了成效啊",準烘弓身嘴角扯开着去八卦大贤关于"谁先告白"的问题,然后被他脸色通红的大贤哥笑着赏了一个爆栗,然后在永才和钟业的哄笑声中捂着头不要命地丢下一句"那绝对是大贤哥你了"之后甩开大长腿被大贤追着在房间绕了好几圈,最终六人就这样在其乐融融的氛围里结束了这场本来沉闷严肃的讨论,一起下楼去吃午饭了。
"说起来啊,"
永才端着碗坐在大贤旁边,一边夹菜一边侧眼眨眨眼睛看着大贤,"公司好像还要给我和大贤一起拍写真集呢。"
"啊。"
不止是大贤和力灿,连带着剩下几人,大家转头面面相觑几许,容国抬手揉揉后颈,垂下头微晃晃颈子,"炒cp什么的还是会继续下去的吧。"
"……"坐在大贤另一边的力灿稍稍瞥了下眼睛,捕捉到了大贤抬眼看了容国一眼又瞬间低下头去的动作,及时闻见空气中氤氲的一丝酸味,翻掌把筷子放在碗上,拽住唇角开始有下撇趋势的大贤的手腕拉着他起身,"抱歉啊,大家,我们马上回来。"
"诶……"
看着匆匆离去的二人背影,永才和容国对视了几秒,同时耸耸肩膀,一副【大家都是被逼的】的互相体谅的表情。
"不过这么说的话,我和钟业哥的cp其实还是没关系的咯?"準烘扬手搭上钟业的肩膀侧眸,目光炯炯地看着钟业示意般眨巴两下眼睛,唇角微勾露出忙内限定版的坏坏的微笑。
"什么啊,你们不是一直都很般配的吗?"永才半是调笑地看着缩缩脖子满脸淡然的钟业刚刚好被高挑的準烘搂在怀里的样子,"你们也干脆在一起好了。"
"……你们三个啊、喂。"
钟业满脸无奈地在三人的朗笑声中开口,不出所料地被无视掉,然后被準烘的手臂环得更紧。脸上渐渐燎烧起来的颜色不知道被谁看到了,只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大抵是幸福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