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灿贤/忙内】Part.5

.五.

"哇——表现很不错啊,很不错!"
休息间里力灿高声的欢呼又带起门外几个女性后台工作人员的偷笑。
除了第二天晚上要拍摄的最后一条(关于大贤跟踪力灿的那条,场地临时被征用而没拍摄成)之外,总算是结束了这场叫人累死累活排练了那么久的mv的拍摄,力灿把弟弟们挨个搂在怀里狠狠揉搓了一顿以示夸奖,在抱大贤和钟业时还专门揉揉他们头顶。
"表现很棒!"
大贤垂下眉眼笑得略显腼腆,倒是还不及回话,力灿便转身抱住了一旁的準烘,后者正沉浸在大笑着的力灿和容国带起来的愉悦氛围中朗声笑着把比他矮的力灿反搂进了怀里。
"金力灿,不能区别对待啊!"听闻容国的叫喊,力灿转头看见容国大笑着朝自己张开了双臂,松开怀中的準烘自然地转身回抱过去,那一幕看得大贤好不自在。转头看看其他人,永才和準烘抱在一起笑得像两个孩子,只有钟业才收起被氛围影响而露出的笑意,轻轻啧啧唇瓣恢复平静。注意到大贤的眼神,钟业稍偏过头看看大贤,又抬起颈子看看力灿,轻叹口气,从沙发上起身。
"哥,你和大贤明天还有一条,等明天晚上拍完之后再一起出去玩吧。"钟业揣着刚换上的卫衣的衣兜,冲着正忘乎所以的力灿的背影喊。
"啊,对啊,你们还在生病呢。"力灿松了臂膀转身望着二人,看见大贤无精打采的眼神,毫不犹豫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外套,"该回去休息了。你们等一下,我再去给你们拿点药。"
"谢谢哥。"钟业露出标准的乖宝宝式微笑坐回沙发,一旁的準烘侧眸看看他,抬手覆上他前额,自言自语般嘟囔,"还好没有发烧啊。"
"啊,是啊。"钟业一边应着声一边扭了两下身子像是在调整坐姿,一旁的準烘因着身高优势顺势直接把钟业的头拨到自己肩膀,"这样会好些吗?"
"谢谢你,準烘。"钟业阖上眼睑唇角微挑带着满足。
"我好多了。"

回了公司安排的酒店,大贤没有乱转,直接回到房间喝了些药,仰身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整个人瘫软下去,抬腕搭在额前回想今天的每一幕,半晌,才勾起唇角自嘲地笑着。
"真是难受啊,郑大贤。"
"别难受了,哥。"刚刚进来的钟业撇着眉毛看着沙发上他颓废的大贤哥,叹口气走过去,从手提袋里拿出一罐什么伸手递了过去。
"準烘给买了几罐啤酒,感冒的话稍微喝一点还是有好处的。"
"谢谢你。"大贤正需要什么能让他暂时忘掉金力灿的东西,挺身接过啤酒拉开拉环,仰头把整罐灌了下去。
"啊——爽!还有吗?"一罐下去整个人神清气爽不少,不等去洗澡的钟业回话,就自行扑向钟业放在茶几上的手提袋,拿出另一罐。
"你可别喝太多啊……"
钟业略显担忧的声音从浴室传来,但进入大贤的耳朵时早已经变得软绵绵的听不真切了。
"也好啊,就这么暂时忘了你吧。"

钟业从浴室出来的一瞬就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或许是不该答应着【回头一起喝】而把準烘买给六个人的酒一口气全提回来,或许是不该让郑大贤在这种状态下接触到酒,总之他看见郑大贤的时候,那人眼下正支肘撑在满是空罐的茶几上,十指交叉着将前额抵在手上,双眼紧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地上零零落落散着几罐还没打开的啤酒,怕是连三人份都不够了。
"……哥?"
大贤大致是没有听到,没有挪动位置,只有肩膀因着粗重的呼吸剧烈抖动。似是不敢触碰燃着引线的炸药般钟业呆愣在原地不敢动弹,只是看着大贤的动作。半晌,那人忽然扬起胳膊重重砸上桌案,玻璃碎裂声一瞬和着易拉罐掉下凌乱地砸上地面的声响轰然响起,像是引信燃尽终于引爆的炸药般整个人弹身而起,在钟业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疾速冲向门口,拧开门把几乎是把门向外摔开,一瞬就没了踪影,片刻,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砸门声。
"大贤哥!"
钟业呆了半秒立刻反应过来似地冲出门去,却是看见一旁力灿和容国房间的门刚刚合上,大贤不见了人影。钟业冲着力灿的房间方向眨眨眼睛,长吁了一口气。
"怎么这么吵啊,刚才谁在砸门?"
永才和準烘从另一旁的房间探出头来,望着门前的钟业两脸疑惑。
"没有,电视声音太大了。"钟业撇撇头轻描淡写。
"走廊刚才在晃啊,发生什么了?"刚摘下口罩的容国出现在走廊转角,抬眼看着门前的几个人挑眉问道。钟业注意到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印有药房标识的袋子,不禁松了口气。
"啊呀,没什么,哥,準烘买了些啤酒你过来喝点吧。"钟业抬手拽上容国的手腕,不由分说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喂,喝酒带上我们啊!"
準烘和永才也立马从懵逼状态恢复过来,冲进一旁的钟业的房间。

"大贤哥和力灿哥呢?还有你这怎么这么乱啊,你和大贤哥天天晚上喝酒不收拾吗?"
準烘表示更懵逼了。
容国一脸反应过来什么似的表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