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灿贤/忙内】Part.6

.六.

想要喝酒是为了忘记,为了麻痹自己,哪怕是一时的。为了可以有一段偷闲的时间,让自己的思想从金力灿的束缚中脱离出来。
一罐喝下时,脑海中萦绕的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融化一般,一瞬似乎是有着忘却一切的趋势。这种趋势很妙,以致于虽然听见了钟业的一句"你可别喝太多啊",但是像是隔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记住了那么一瞬,然后就自然而然随着第二罐的酒液一起流逝了……
终于到意识迷蒙之时,脑海是有陷入一片空白的阶段的,不受束缚,似乎在那个瞬间,不曾听说金力灿这个名字,甚至连自己也忘记了是谁。但是当一阵气血上涌之时,关于那人的记忆却开始重新入侵意识,方才一瞬的空白像是被白色纸板围起的盒子,意识才安放进这个地方,黑色的利刃便割破纸板棱角逐渐入侵,黑色像霉菌在纸板上迅速蔓延,关于"金力灿"也轻易占领了他的脑海。又因为酒的关系而一切都剧烈地摇晃着,扭结着,破碎的盒子里意识和黑色的气息纠缠不清,脑海中充斥着激荡的色彩和混乱的记忆,但毫无疑问都是那个人的名字。
我想要忘记你……但是为什么反而越来越频繁地想起来,像是落在脑中的毒种,一旦扎根便开始疯狂生长,枝繁叶茂,开出荼靡般的花来,艳丽至极,香味也能够叫人迷醉,那是开得最为香艳而靡烂的花。
以前的种种隐晦难以言喻的情感此刻给了自己嘲笑自己的笑柄,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表达欲。
绝对、绝对要让金力灿那个混蛋看看自己因为他在遭受多大的折磨,要让他惭愧到哭泣,要让他知道他自己犯下的罪孽有多深重。
————你亲手给我洒下的种子,就给我好好看着,她们开出了怎样的花吧。

冲出房门砸上那人门板,还未及将什么话喊出口,房门便被打开,紧接着,还维持着扬起手臂向前施力砸下的姿势,整个人就砸进了那人怀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