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假我以時日-

刀光驟舞,淋漓血濺袈裟.于敵軍入陣之際,攥緊了赤紅佛珠,肆意揮斬八方,直是颯颯刀影交錯見不得八呎人身,叫那濺躍的血霧空迷亂了眼,敵我交陣嘶喊衝鋒那豪放如歌一般的長笑直壓鎮四面高喊,兀的不是那嗜血的和尚!

-「何人進得雜家的身?!但且一戰!」

收勢提刀靜立巋然如山,眉間眼間都不見得絲毫波瀾,一平如鏡,堇色袈裟裊裊垂落,縞色長袖映得點點血花.緩提手,虎口半掛血洗得澄透的珠串,唇瓣嵡動語氣霸道容不得半點反抗.

「雜家武藏坊弁慶手下薙刀,岩融是也.」
————————————————

发在名朋的戏原原本本复制过来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