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岩今過往今生-贪执#
#分了四天来发吧,因为太多了.#
#历史梗注意.因为对历史还不是完全了解所以肯定会有错误的地方,恳请指正.#
#但是岩融和大太刀今剑的相遇完全是私设脑洞而已.以及一大堆私设.天雷ooc.#

——ゼ ロ——————

-「大♪個♪子♪」
-「嗯?怎麼啦小傢伙?」
-「吶吶、你相信有輪回嗎?」
-「輪迴?也許會有吧.」
-「那麼付喪神也會有嗎?」

-「作為刃的話,也會有那樣的事嗎?」

——いち.偶逢.——————
紅日漸迫近遠方水線燃起滿河熾目烈焰,偶有一線玄鴉掠了遼遠的天,也只是貼著燎燒得正艷的雲際,倏地看不見了.手拖長刀信步踱上長橋,未邁得半途,只聽見橋的對面輕傳來腳步聲,"咯噔咯噔",是那木屐敲在橋面的淡淡聲響.
蔑然輕瞥過一眼,恍然只見得淺色發辮映得落日燃盡焰火灼了眼睛,再一眼看去,那赤色的眸子雖微微低垂,——卻直逼得連滿空的霞也全失了顏色.
那人便直向前走去,半身焰火半身涼.微垂了頭似是在思考什麼,單齒的屐履穩健地緩敲在橋身之上.腰側懸了近三尺的長刀,自己既是長久出入宗廟,也霎時了明了來路.
僧正谷.
怨不得渾身上下滿纏了寒肅之氣,那便是天狗長栖之地.此一灼灼瞳色,好一身寒鴉徹骨的氣息,……有趣,有趣.
但見得那人擦身與橋另一側下了去,微微瞇了眸子,盯著那背影久久佇立,直待他隱了身形看不見了,嵡動了唇瓣輕言.
「你是……今劍嗎.」

——に.不遇之請——————
與主上同獵狩數刀淋漓酣戰直拼到暮色四合,獨步微醺般與林子里遊蕩,未聽聞任何聲響,卻先聞了那肅殺的涼氣.
轉身收了收還染著鮮血的袈裟白袖,便見他悄然立在跟前,眉目間比半月前相見時要添了幾分悲戚決絕,比那不食人間煙火般寒涼的情狀更添了絲叫人憐惜的情味.那人微抬了眸子,櫻唇輕啟,語聲微涼,不沉不啞.
「岩融.」
眸子里漾著些乞求的意味.禁不住收了一貫狂放不羈的模樣輕聲和他.
「今劍,怎麼了?」
「求你,」
赤色眼瞳於半垂處眼波流轉,霎然仰起竟透了絲今晚一度不曾看見的月光.
「斬斷我吧.」
一時間,空留月色,寒鴉四起.



@安芏鹩 配图给他的.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