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貪執.part.2#
明天大概是超長超長的一段.然後後天就是結局了...。
仍舊是那句,有任何錯誤懇請指正,雜家全部接受./鞠躬.




——さん.白.——————
我終是斬斷了他.
他為了源家幼子,我便算是為了他.他為了那徹身寒涼不侵了那十歲孩童的肉身,為了可輔那滿腔仇恨的幼子終能斬盡三千寒鴉.
我便為他不再蘊了那悲戚於眼底,縱使失了記憶總不能再相見,為了這平生第一把斷而不狩的刀刃不會再有任何牽掛.
「那就忘了雜家吧.」
「終不過是一面的緣分,自此也不必再相見.」

只是造化終弄人,我用盡了決絕斷了讓他不要忘記我的念想卻捏盡佛珠也不曾料到,終得再次相遇.
仍是那江波盡灑烈焰灼盡遠空的五條橋,還是那唯一擾我清念的他.

——よん.再度.——————
夜深,斜風裹挾遠林枝杈漱漱地響,遠山影郁方一色,長橋積白空無行.與主上同踏上半映月色的橋面,袖間零落滴下一二艷紅鮮血,化開一小灘皎潔.細聞踏過時輕微的聲響,暗自憶著初時踏上這橋聽聞的那屐板撞響,——憶著憶著,那聲便自腦海深處,生枝開葉般肆任蔓延,像是能在這空天曠地里開出奇跡的花來.
——緊接著,淺色發辮浸著空靈的涼氣飛舞著與橋頭出現,距離尚還遠看不真切面容,著那熾色瞳孔嵌在那一蹦一跳的孩童的臉上,像初逢時那樣灼熱得像落日侵染的霞.那面容——又何嘗不是那斷於自己手上的刃所化的面容!
我驚異於這驀然實現的奇跡半停了腳步,直是看著那小人兒仰頭望著我,雙目灼灼地爍著光,櫻唇大張隨即一聲「哇——好高!」,陌生卻熟悉的稚嫩聲線直惹得心生喜歡.
「主人好像要和你的主人戰鬥了哦!」
「義經公不會輸的哦!因為今劍會很努力的!」
「吶、吶,結束之後可以陪我玩嗎?」

猛然甩開拈在掌間已然被汗水浸濕的佛珠,霎時袈裟揚起吹開周身半輪空月,扯開唇角笑得無畏無懼.
「那是當然,小傢伙,雜家奉陪到底.」
是啊,無所優勢又怎樣,只要是你,我便無所他求.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