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今天叫沧难

-假我以時日-
除却巫山不是云。

—泉镜花自戏·即使剑会折断「名朋语c圈4.12戏梗」—

#即使剑会折断.


嘭咚,嘭咚.
闷湿的风像只泥泞的手一点点揉皱和服衣料,板直的脊背稍稍前隆,弓臂微微撑墙,极眦张望着捕捉丝毫动静,连呼吸也压抑到听得见『夜叉白雪』手中之刀微鸣的震颤.

空气猛然一阵嗡动引得瞳孔紧缩捕获了敌人身形,唇间微微嗫嚅一声指引那夜叉,只见得空气如水波细颤间消隐了夜叉白雪那巨大的身形了去,轻踏屐履起身以藏身之处转出迎接敌人.

『 杀意?
不,我不怀杀意.我只满怀坚贞,若是何人阻挡侦探社前进之道路,我愿挥刀为众人削平荆棘,提剑与着这性命一起拓宽那前路.』

敌人不远处叫嚣,眸色一沉身形稍纵跃至近前提刀挥阻,与汗水粘连颊侧的发丝也高高掀扬.但见敌人闪身堪堪躲过状似下意识地扬手反击,手间之刃应声白白地断裂.眼波轻转收势脚尖踮地望着与身后出现的魍魉高举着雪刃平平削去敌人首级,会意轻轻颔首,弹腕将断裂的刀刃丢进港口卷裹着血气扑向远方的海浪.

『 害怕?
不,我不曾害怕.只满怀勇毅,若是何人拔剑指向我所向往的太阳,便是那罗刹阴鬼轮回十八道,魑魅魍魉阻断一方行,我终将无所畏惧,我将以坚毅迎击前路一切阻碍,我的眼神也仍将始终满怀忠贞.』

立足于汽笛高鸣的港口,腥咸的海风拍拂像是记忆中满怀慈爱的手,眉眼微垂直望着奔涌而去的浪逐着天际几线灰合的云线,断刃竟被高高抛起与空中旋舞半轮,映满了水面粼漓的光.
转头望向夜叉白雪,便也是适才收了太刀的模样,发丝飘荡勾勒着风的轮廓.微微勾唇轻拽拽那飞扬的长袖.
「回去吧,任务完成了.」

『 是啊,我终与母亲为我留下的白雪为伴,终得于阳光普照的大地寻得我那之乎于〖伙伴〗与〖爱〗的信仰,我终明白自己因何拥有这杀戮的残酷异能,我终知自己可以何守护生命的光.
那便前进吧,带着坚毅与忠贞,不断前进,纵使前路布满荆棘坎坷,我还有我的剑为我铺平前路;即使剑会折断,我还有我的骨血为引通往前方.』

『——即使剑会折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