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假我以時日-

——泉镜花·有心论——

#昨日没有写完的梗题「有心论」
#敦花
——献给至今为止还未遇到的敦先生.


今まで仆がついた嘘と
『至今为止我说的谎』

  今まで仆が言ったホント
『至今为止我所说的真话』

  どっちが多いか怪しくなって
探すのやめた
『已不知哪一种比较多
也早已放弃找寻了』

****************
窗外绵延着灰浅的细云直延伸至天际,将下未下的不知是暴烈还是温柔的雨.在这种天气每每微抬了手腕撑颌坐在窗边,飘转着眼神从低掠的灰色鸽子到远方的塔,心思却总不在目力可及的东西上.
敦先生又去出任务了,虽是有稍稍哀求着可否同去,最终却还是因为是件复杂的案件而派江户川先生同去了.
敦先生的安慰还是一贯的温柔——「回来之后请你喝咖啡哦」这样状似平常却从未失信的话语.
如果我更加努力,能否更多注意我一点.


  どうせいつかは嫌われるなら
『如果有一天会被讨厌』

  爱した人に憎まれるなら
『会被深爱的人憎恨的话』

  そうなる前に仆の方から
嫌った 仆だった
『在变成那样之前,
过去的我会选择先去讨厌』

  だけどいつかは谁かを求め
『可是就因为冀望着总有一天会需要谁』

  爱されたいとそう望むなら
『希望被爱』

  そうなる前に仆の方から
『所以在变成〖那样〗之前』

  爱してみてよと
『我想着自己先去爱,这样』

****************
把手上拿着的书本随意摊放一边,端起咖啡试图尝出和那人坐在一起时尝出的味道,最终却还是放弃——嗨呀,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无用,总是期冀着这些虚无缥缈根源于意识的东西.指节轻叩木质桌面「哒哒」轻响,无意识从阴郁的窗边收回眼神打量着咖啡馆.
那样子忙碌的那个少女——是叫作露西吗?与敦先生在作战之时曾经那样联手将他救出的姑娘.扎得不算平整却俏皮得紧的羊角辫随着步子应和托盘中蒸腾的珍珠色热气飘扬,雪白的裙袂上下翻飞.
对不起,对不起,我很感谢你.
但是神啊,请原谅我......我无法喜欢上你.
亮橙色的眸子像是浸着阳光,直直望过来,随即是她脆利的声音.
「怎么了吗?」
垂眸轻轻咽下口中含了许久的咖啡冲淡无法言喻的心情,不希望这回绝太过酸辛.
「没.」


  明日を呪う人间不信者は
『本来是个诅咒明日的怀疑人心者』

  明日を梦见る人间信者に
『变成了对明日怀抱梦想的相信人性者』

  もう昨日を探してた仆はいない
  いない
  いない
『那个寻找过去的我已经不在
不在
不在了』

****************
「回来了哦——.」
猛然扬头望向街道像是点亮黑夜的马戏团霓虹灯般点亮阴郁街道的你,手腕与颌前翻转猛然拍向桌面震得瓷杯摇晃险些倾洒,纵身与皮椅上跃下向外奔去,脚下屐板生生磨疼了脚掌却浑然不自知,只知每每此时才有那拥向他怀的正当理由.
「哇,镜花——」
眼见着那人踏着稍显些疲倦的步履扬手望过来眼底一蕴平时的温柔神色,齿尖轻咬合了下唇只觉得颊侧些些发了烫,同时那曾经虚幻不清的模糊意识再次由脑中流淌.——
想要与他怀中学着咖啡馆见到的年轻情侣那般用稍显嗔怪的语气责询「怎么那么久」,想要将脸腻在掌间听闻他一路之所见所感,抑是想环着那人的腰便不再放开,一言不发也好——只要能这样环着也好.
却终是将一切想法都崩塌在他轻抚了发顶的掌间,霎时脑中空无一物,只剩下感官能听见他,和喧嚣的风.

「我很担心你.」


  成功した时にでも だって君は世界初の
『要是终于能够成功发明复制你的方法就好』

  肉眼で确认できる爱
『因为你是世界上首度可以用肉眼确认的爱』

  地上で唯一出会える神様
  『是地球上唯一能遇到的神』

****************
我再一次尝到了好喝的咖啡,大概果然是只有你在才能尝出来的味道.
黑色手套有好好地收在糖罐旁边,修长指节轻叩桌面发出好听声响,动作和我的一模一样.我是什么时候沦落到会为了这样子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开心的呢?
——细细嘬品着咖啡出神地望着他的手如是想.
窗外前一秒郁积的云早已消失不见,啁啾的飞鸟又一次贴着窗边低低地掠了过去.眼见着太阳一点点向西边缓慢迈着不可阻挡的步伐,心思不禁也随着一点点沉落、沉落.
什么时候,时间才可以静止?
什么时候,太阳的步伐才能停止呢?


  谁も端っこで泣かないようにと
『为了不让任何人在角落哭泣』

  君は地球を丸くしたんだろう?
『所以你让地球成为圆形』

  だから君に会えないと仆は
『因此已经无法再见到你的我』

  隅っこを探して泣く
泣く
『只好找个角落哭泣
哭泣』

****************
我到底是怎么看待敦先生的呢?
敦先生是如何看待我的呢?
就像夕阳永远不会迈着回转的步伐回到昨天一样,这个问题也一样不会有答案吗?

因为不想要打扰到和敦先生开着玩笑的露西小姐,跑出「漩涡」的我,也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谁も命 无駄にしないようにと
『为了不让任何人糟蹋生命』

  君は命に终わり作ったよ
『所以你才让生命有结束的一天的唷』

  だから君がいないその时は
『因此当没有了你的时候』

  仆は息を止め
待つ
『我会停止呼吸
等待』

****************
我想要和平常一样冷言冷语地回着露西小姐的话打断你们的对话.
我想要拉起敦先生的手就这样离开.
但是,但是,最后落荒而逃的却仍旧只有我一个人.


  するとね君は
  いつでもここに
  来てくれたのに
『每当我这么一做
就总是会来到我身边的你』

  もうここにいない
『这次却已经不在这里』

  明日を梦见た人间信者は
『把梦想明日的人心相信者』

  明日の死を待つ自杀志愿者に
『变成要在明天等待死亡的自杀愿望者』

  3分前の仆がまた颜を出す
出す
『3分钟前的那个我
又露出脸来』

****************
为什么要为了这样奔逃而出的我追出来?
此刻的我怀着的只有丑陋的嫉妒和悲伤的无奈不是吗?
如果「那时候救了敦先生的人是我就好了」——
「即使明知道如果当时是我就什么都做不到」
「还是有着这样愚蠢而幼稚的渴望」.

我想为你做些什么——
一些事后可以拿来当做骄傲的资本的事,
好让我有机会幻想.

请看看我.求你.


  息を止めると心があったよ
『停止了呼吸心还是存在的唷』

  そこを开くと君がいたんだよ
『只要打开它你也会存在的唷』

  左心房に君がいるなら问题はない
  ない
  ないよね
『只要你一直在我的左心房就没问题
没问题
没问题』

****************
「喂、镜花——」
望着被远行汽船的航灯照亮的海面,心情随着归巢途中被海风掀着上下翻滚的海鸥一起飘忽不定.
不想要的东西有很多,想要的东西也成正比,但是却在此时,全都无法认清了.冲着驶离港口的船,将风揉进眼里的沙也一并哭着呐喊出来,只是给身后的人听.
「敦先生——」


  2秒前までの自杀志愿者を
『你把2秒前还想自杀的人』

  君は永久幸福论者に変えてくれた
『变成了永久幸福论者』

  そんな君はもういない
  いない
  いない
  いないけど
『但这样的你已经不在
不在
不在
不在了』

****************
「——我想要抛弃一切理由就可以拥抱你的理由.」
「可惜不再是你回来之后出于担心或安慰而抱着你的理由.」
「——一个只是因为想抱着你,就可以抱着你的理由.」
沉默良久,应和我的只有汽笛,海风与归巢的鸥.

——然后,便是紧贴着后背的心跳.


  この心臓に君がいるんだよ
『可是你在我的心脏里』

  全身に向け脉を打つんだよ
『对着我的全身敲动着脉搏』

  今日も生きて
  今日も生きて
  そして
『今天也活着
活着』

  今のままでいてと
『然后像现在这样活下去』

****************
「嘭咚、嘭咚」
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做不出表情的狼狈的我,只能转身回应着抱紧你.


  白血球、赤血球
その他诸々の爱を仆に送る
『白血球、红血球
还有其他很多很多
全都将爱输送给我』



「嘭咚、嘭咚」

——有心论【Radwimps】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