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

Anoko/即墨/首切/민승헌【闵承宪】。Lof暂时弃了,总是在这里发东西也挺累的。我需要休息了。
喜欢兔子的babys可以去微博找我。
@ANOKO即墨_

关于tv版雷狮与嘉德罗斯部分的猜想.写成了戏.


灼烫气流挟带几可震裂远山的轰鸣如饥饿的猛兽阵阵扑啸而至,汩汩岩浆燎烧的火光灼尽了半边灰蒙的天,几乎要刺透眼睑连着瞳仁也一并灼尽.
盘腿静静端坐崖边,眉间微蹙驱动膝骨放松僵直肌腱,以忍受身下早已被燎得烫人的山岩.
真是不错啊格瑞......
感知着被滚热岩浆舔舐着的大罗神通棍的修复情况,心下暗暗叹声.
斩得断我那大罗神通棍的你,下次还做得到吗?

——真叫人期待啊.

耳尖微颤于岩流轰鸣间捕获了身后不远处的喧闹,岩石碎溅和着未曾熟识的叫嚷声,间杂着祖玛扬高声调的惊呼一并触惹了神经.未及抬开眼睑,更近的脚步声便回徹山石.
声东击西?
毫不收敛放肆的步子,周身肆任翻滚的杀意,一直到鼻唇间听得到的滚烫吐息.来人丝毫没有隐匿自己的意思.
——呵,不自量力.

「喂.」

放肆的叫嚷直穿透流浆溅跃的嗡鸣传来,微不可察地扬了颌,热浪呼啸着将颊前的发丝拍在额上.唇角微勾等候他下文.

「说起来我们还是初次见面吧,嘉德罗斯.」

那人语调不掩狂傲撕扯着空气着实十分刺耳,不胜耐烦紧蹙眉头压垂眉眼,捏紧指骨直至变得白惨.

「那么,就请你去死吧.」

「——呵.」

终听闻他表明了早已揣透的心境,却还是禁不住咧唇勾扬轻蔑满溢.
排名大概还算靠前,自汹涌的原力便感知得出来.但仅凭这个就敢进犯神祗——抿唇欲掩笑声带动肩胛微颤,终还是抑不住扬颌长笑,中腔翻滚的傲气夹带愠怒与着磅礴笑声冲涌山间,未能让岩流吞噬而久久回荡.
——既然低人一等,却总想以下犯上,所谓「自知之明」,便是自以为是的虫子的想法.

——一声惊雷劈云斩过长空啸叫震耳欲聋,猛然半撤右股屈膝铿然抢地侧冲弹身至数米开外,鸣雷掠肩而过炝热气流直冲颊面,微甩了头散散颊侧被雷电燎起的温度,抬颌直望着那人.
大赛第四名,雷狮,没记错的话.

「动作倒是很快啊,你.」

微眯起的紫眸不羁于眼角倾泻,狂讏妄言有一半气势教轰鸣抹杀在风里.虽是抿唇不发一言,挑了眉心狠厉扫上,眼眸满蕴怒意连同数倍威压直释放出来,直是望见那人双膝轻颤这才扯开唇角,微平复了腹中汹涌如身后炽烈浆流的怒意.

「是没见识过吧.」

启唇语调自威生生与这狂妄之徒面前带出三分凌厉,齿尖与唇瓣紧合低沉嘶声带出七分怒意.

「是屈身在后的虫子就有些自知之明.妄图挑战神祗吗?」

倏然抬颌眉眼一瞬压沉直逼那人双眸,张口肆任狂笑挟裹灼烫谷风回徹山巅,扬声沉静出言即字句满缠愠怒,自是神怒生生压抑了火谷间轰流的鸣响,那人神色微变唇齿间嗡动着未能出口的话语.

「那便当做你做好了承受神怒的准备吧.」

胸腔一瞬嗡鸣一阵暖流告知大罗神通棍已全然修复,撤踝转了肩于那人默然注目间屈膝直直跃下石崖,轰然热流上溯削剥感知于耳边阵阵炸响,纵是有万般岩流炼洗灼骨摧肌,凛然狂笑却也满浸着足以灼熔远天的温度,肆无忌惮于山间回响.
——是了,是这里.驱动斜肌手臂直直前伸探知汹涌原力,共鸣震颤吸引指尖几乎触碰到岩浆,灼烫长棍冲破火幕引一涧火光溅跃,烧燎掌心还留着白炽余温.收棍敛于身后阖眸沉声感知上方那人的气息.

逃跑了么?

呵......不要紧.既已触犯神怒,便要承接神罚.

岩流火海卷挟溅跃光色怒涛般与身后冲噬,一星焰火呼啸擦掠轻颤睫宇,却于微睁了的眸中全然顿失光色——因这眸中淌露的非只有堪比烈日的辉煌,因此时于睑下窥见的,是神祉的喻言.

准备承受神怒吧,不自量力的人.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