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今天叫沧难

-假我以時日-
除却巫山不是云。

【药乱】秀拉

安芏鹩:

乱藤四郎经常忘记自己做一件事的初衷。


本来是想着做久违的预习而打开课本,然而瞄了几眼插图便开始发呆,保持同一个姿势一段时间之后,他就合上书,放进柜屉里;本来是要做报告,打开电脑被各种推送吸引了目光,草草浏览一遍之后觉得无聊,就动手关机,把做报告的事置之脑后;本来是要说些什么,把人叫到面前后,反而开始支支吾吾,忘记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这是不是早衰?他想。他的记忆力一般般,但是扪心自问也没有能到那么糟糕的地步,像是个絮絮叨叨的老人。然而他忘却的是有另外的一些东西把他的脑海占据。读过的印象深刻的书的句子,黑白的照片,小时候被哥哥牵着手带去公园玩耍的记忆,他都历历在目。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
「早在埃德娜·芬奇的“醇香屋”开张之前,甚至早在她们穿过加菲尔德小学的栗色门厅来到操场上隔着一架空秋千对视之前,她们就已经在白日梦的谵妄中相识了。*」


他试图寻找原因,寻找什么被埋藏的东西,但是毫无头绪,有的只是从指缝中一点点地滑落下去的时间的影子。这是不是在梦里,不然何以会有这样朦胧不清的影像?他梦见月光流动、萤火飞行,梦见炙热的午后树叶深绿色的影子,梦见买的冰淇淋剩下的最后一口,沾着一点点奶油。也有黑色的夜晚,房间昏暗,情节太过于昏昏沉沉的秘密。无论梦境变换多少次,主角固定是两个人,他和药研藤四郎。


他一直梦见药研,然而并不认识药研,连照片也没有见过,只知道药研是其他分家的一员。粟田口的分支很多,尽管老一辈的名字各有不同,新一辈都被冠上了藤四郎之名,像是一种蓄意的同化。他许许多多的异父异母的双胞胎兄弟。
对药研的想象占据了乱藤四郎思想的上风。梦境向来朦胧,他看不清楚药研的脸,只能靠想象。黑色短直发、还很新的高中制服,尚未成熟的脸,身材有些瘦削。乱藤四郎有铅笔,时常把他所想象的药研藤四郎画下来。公园的长椅上、水池边、玄关前,地点常见,然后把画夹进自己读的书里。最近的一本,他记得是《秀拉》,薄薄一本,封面鲜艳。


是了,乱藤四郎想,是了。也许因为有药研藤四郎的存在,他才变成如今的状况,把与药研无关的信息全部忘却。无论如何,要和药研藤四郎见上一面。
想要和药研藤四郎见面的初衷真是想要改变自己的现状吗?他偶然间问自己,然而答不太出来。


古怪的突发故事,还没有写完,因为我想睡觉了。……睡前发点ooc大作充实人生,就借了个名字。
*处摘自《秀拉》,做个广告()

#貪執part.4#
#已經過了很久了終於把p4弄出來了,不容易.#



——なな.櫻花盛放,幸得與君再度重相逢.——————
微睜了半闔的眸子,原是與樹間投下的斑駁日影晃了眼睛.抬手拂了帽子抖落袈裟上的殘花,一時間從那夢中轉醒,竟微微有些迷蒙.
偶聽聞不遠處某門被輕輕敲響,也不見主上從本丸出來,許是又躲去哪裡打盹了罷.信步向鍛刀屋走去,正盤算著替主上領出新鍛的刀劍,近了卻聽聞些「咯噔咯噔」的輕響,牽動了記憶深處的什麼,一時竟有些心跳加速.
「是你嗎......?」
久久佇立門前微勻了呼吸.已是傾耳聽了半晌,也沒再聽見那單齒的既履敲在地板的清響.
「許是雜家聽錯了罷,畢竟剛夢到那小傢伙啊.」
自嘲般微微擺頭,伸手推開那門,霎然一個淺色的嬌小身影迎面撲來,滿迎在自己微張的臂間,仍舊是那樣溫軟的感觸,仍舊是那個無知無畏的稚嫩聲線,一如當初,絲毫未變.
「大傢伙——!今劍終於又找到你了哪——!♪」
抑不住內心狂喜仰頭長笑許久,摟緊懷中人兒細細蹭了他臉頰.
雖是初春恰綻得滿樹八重櫻盛,怕是都不及這重逢的笑顏燦爛吧.

-「啊,等你很久了啊,小傢伙!」

——はち、最終回.輪迴.——————
「大♪個♪子♪」
「嗯?怎麼了小傢伙?」
內番適才結束,那小家伙正坐在矮桌上,細嫩雙腿前後搖晃著突然開口,笑得狡黠.抬頭笑著回應,伸手揉亂他發辮.
「吶吶,你相信有輪回嗎?」
赤色眸子爍著好奇神色,像是蘊了一池星辰.歪歪頭猶疑著答他.
「輪迴?也許——會有吧!」
「那麼付喪神也會有嗎?」
十分急切地跟了一句,嬌小的身子也努力前傾著望過來,
「作為刃的話,也會有那樣的事嗎?」
不禁露出與他一樣的狡黠笑意,寵溺伸手輕捏他臉頰.
「既是千百次輪迴,雜家也依舊在這裡,絕不離去.」
「這裡是哪裡?」
「你的身邊.」
仿佛是得到了最滿意的答案,那小家伙眼角微微一彎,一池的星辰便順著那彎曲的眼角的弧度傾瀉而出,一時間,滿世界都是星光.

-「知道啦——♪但是回去之後,岩融要幫我把頭發綁好哦.」




b.說起來自家就是岩融出了才出的今劍.自己跟自己說穩...。配圖今天上課的摸魚.

#貪執part.3#
寫完了戲所以又發了一遍圖...。
明天就是終章了.




——ご.突變.——————
果子成熟了,終將墜地.
醞釀已久的仇恨也是.
無畏而赤裸的靈魂與時間拼搏,終不過是場既定的賭局.

「藤原軍已到了門外!!」
門前喧囂,沸反盈天.主上在內,義經公的家臣紛紛執兵出門應戰.剛踏了半步出去,但見錚錚馬蹄雜紛踏至,殺喊嘈雜直衝雲霄.無半分猶疑直衝殺進敵陣,恍然間瞥了那小人兒與義經公拉了進佛堂,心下頓時明了.
——他將面臨何等事則,那任務對他來說會造成何等後果,統統都已明了.
主上似是覺出我的猶疑,不需意有所指,直是提刀進了佛堂,只見得那人雙手染血清淚漣漣,也已明白義經公那妻女怕是已不復存在.
心痛與他的心痛,緩步踱了去,伸手輕撫了他的發頂,並不說明他還將面臨更殘酷的事情.只開了口朗聲,似要寬慰他一般語調平穩.
「無論何等事情發生,只需明白一切都有定數.雜家一直在這裡,直須放心去做——我去去就回.」
拂袖空留了讏言般無用的話語拋之於身後,我仿佛拋下了世界.可是無妨,一切終將會結束——側眼望了緊擁義經公的主上,直道是千古英雄終一死,化作萬千塵埃,縱使氣吞萬里雄嘯四海,又何敵那黑雲壓陣?
我不曾遺憾於死去,只遺憾於長生.

——ろく.貪執.——————
煙平四起,尸橫遍野,於迷蒙間起身極眦遠眺,目光所掠,均只見半川血染,半壁蒼涼.
倚著名為「岩融」的薙刀直立死去的主上,我不覺悲傷.
只是思念,洪水般洶湧,怒濤般激蕩,念著曾經獵刀時肆意酣戰不需號角便可所向披靡,念夜半更時有力的掌摩挲掉乾涸血跡一平如光.
——只是此刻,我還有比思念更迫切的事.
揚袈裟轉身入佛堂去,義經公安然闔目未見表情有絲毫苦痛,卻是於已過世之人的眉宇間讀出些悲涼.——憾於恩人之子相逼而自刎佛堂手刃妻女,憾於那曾並肩為仇而一同奮戰,如今卻反目成仇的兄長.
那孩子.
今劍.
便呆坐在地上不動分毫,發辮盡散看破了許多掙扎,頰側髮絲沾染了溫熱鮮血,空沿那微啟的唇瓣滴下.
此時若是別人,那雜家便放任了他自去接受.
唯他,不應獨自面對.
伸手攬了那巋如石化的小傢伙入懷,聞他於肩頭長哭,悲慟苦戚,其聲幾欲感落那掠窗的玄鴉.於此,才頓悟了那悲傷為何——為斯人,為往事,為滔天長浪不能掀去人間離別死生的悲苦,為縹綃雪絮無法掩蓋他痛別的悲容.為他的慟哭環緊雙臂嗟然不語,直待那哭聲已然帶了嘶啞.撫起他臉頰輕拂去那血淚交縱的痕漬,但聞他哭聲漸沉,語聲微哽半含嗚咽.
「岩融...。」
「我在.」
「求你,」
迷蒙淚眼抬起映了絲縷盈光,恍然像是看到許久之前的那個人,那把大太刀也已滿蘊了悲戚的目光如此看著自己,輕聲請求,仿若瀕死的人抓住稻草,將逝的寒鴉尋得最後一眼水泉.

-「求你不要離開.」

-「我不會離開.」

終將心間壓抑的情感盡數宣洩般將他緊擁,於親覆靈魂的悲苦間尋得一絲安寧.與世間存留數百年,且狂歌且長笑,都是與主上一同走過.如今我所仰賴的主上,既已只存留了那直貫靈魂的記憶,那我今後所追尋的,便是當初於五條大橋淡然的一眼,便註定久將羈絆廝守的你.
我願今後無論是風是雨,是驚雷是怒洪,是狂風驟起掀山覆了這隅隅一世的巨浪,是地裂驚崩挾雲削平這孑孑半生的浩劫,都只伴你左右終不離棄.這便是我至此餘生所有的貪執,貪圖於你無所畏懼的笑靨,執著於拼了身家與這「岩融」的名號,也要守護你.

-「我永遠不會離開.」

腳踏佛門,清念半生,終欲不過一個貪執.
貪執歡樂,貪執悲苦,終貪執不過一個你.

#貪執.part.2#
明天大概是超長超長的一段.然後後天就是結局了...。
仍舊是那句,有任何錯誤懇請指正,雜家全部接受./鞠躬.




——さん.白.——————
我終是斬斷了他.
他為了源家幼子,我便算是為了他.他為了那徹身寒涼不侵了那十歲孩童的肉身,為了可輔那滿腔仇恨的幼子終能斬盡三千寒鴉.
我便為他不再蘊了那悲戚於眼底,縱使失了記憶總不能再相見,為了這平生第一把斷而不狩的刀刃不會再有任何牽掛.
「那就忘了雜家吧.」
「終不過是一面的緣分,自此也不必再相見.」

只是造化終弄人,我用盡了決絕斷了讓他不要忘記我的念想卻捏盡佛珠也不曾料到,終得再次相遇.
仍是那江波盡灑烈焰灼盡遠空的五條橋,還是那唯一擾我清念的他.

——よん.再度.——————
夜深,斜風裹挾遠林枝杈漱漱地響,遠山影郁方一色,長橋積白空無行.與主上同踏上半映月色的橋面,袖間零落滴下一二艷紅鮮血,化開一小灘皎潔.細聞踏過時輕微的聲響,暗自憶著初時踏上這橋聽聞的那屐板撞響,——憶著憶著,那聲便自腦海深處,生枝開葉般肆任蔓延,像是能在這空天曠地里開出奇跡的花來.
——緊接著,淺色發辮浸著空靈的涼氣飛舞著與橋頭出現,距離尚還遠看不真切面容,著那熾色瞳孔嵌在那一蹦一跳的孩童的臉上,像初逢時那樣灼熱得像落日侵染的霞.那面容——又何嘗不是那斷於自己手上的刃所化的面容!
我驚異於這驀然實現的奇跡半停了腳步,直是看著那小人兒仰頭望著我,雙目灼灼地爍著光,櫻唇大張隨即一聲「哇——好高!」,陌生卻熟悉的稚嫩聲線直惹得心生喜歡.
「主人好像要和你的主人戰鬥了哦!」
「義經公不會輸的哦!因為今劍會很努力的!」
「吶、吶,結束之後可以陪我玩嗎?」

猛然甩開拈在掌間已然被汗水浸濕的佛珠,霎時袈裟揚起吹開周身半輪空月,扯開唇角笑得無畏無懼.
「那是當然,小傢伙,雜家奉陪到底.」
是啊,無所優勢又怎樣,只要是你,我便無所他求.

#岩今過往今生-贪执#
#分了四天来发吧,因为太多了.#
#历史梗注意.因为对历史还不是完全了解所以肯定会有错误的地方,恳请指正.#
#但是岩融和大太刀今剑的相遇完全是私设脑洞而已.以及一大堆私设.天雷ooc.#

——ゼ ロ——————

-「大♪個♪子♪」
-「嗯?怎麼啦小傢伙?」
-「吶吶、你相信有輪回嗎?」
-「輪迴?也許會有吧.」
-「那麼付喪神也會有嗎?」

-「作為刃的話,也會有那樣的事嗎?」

——いち.偶逢.——————
紅日漸迫近遠方水線燃起滿河熾目烈焰,偶有一線玄鴉掠了遼遠的天,也只是貼著燎燒得正艷的雲際,倏地看不見了.手拖長刀信步踱上長橋,未邁得半途,只聽見橋的對面輕傳來腳步聲,"咯噔咯噔",是那木屐敲在橋面的淡淡聲響.
蔑然輕瞥過一眼,恍然只見得淺色發辮映得落日燃盡焰火灼了眼睛,再一眼看去,那赤色的眸子雖微微低垂,——卻直逼得連滿空的霞也全失了顏色.
那人便直向前走去,半身焰火半身涼.微垂了頭似是在思考什麼,單齒的屐履穩健地緩敲在橋身之上.腰側懸了近三尺的長刀,自己既是長久出入宗廟,也霎時了明了來路.
僧正谷.
怨不得渾身上下滿纏了寒肅之氣,那便是天狗長栖之地.此一灼灼瞳色,好一身寒鴉徹骨的氣息,……有趣,有趣.
但見得那人擦身與橋另一側下了去,微微瞇了眸子,盯著那背影久久佇立,直待他隱了身形看不見了,嵡動了唇瓣輕言.
「你是……今劍嗎.」

——に.不遇之請——————
與主上同獵狩數刀淋漓酣戰直拼到暮色四合,獨步微醺般與林子里遊蕩,未聽聞任何聲響,卻先聞了那肅殺的涼氣.
轉身收了收還染著鮮血的袈裟白袖,便見他悄然立在跟前,眉目間比半月前相見時要添了幾分悲戚決絕,比那不食人間煙火般寒涼的情狀更添了絲叫人憐惜的情味.那人微抬了眸子,櫻唇輕啟,語聲微涼,不沉不啞.
「岩融.」
眸子里漾著些乞求的意味.禁不住收了一貫狂放不羈的模樣輕聲和他.
「今劍,怎麼了?」
「求你,」
赤色眼瞳於半垂處眼波流轉,霎然仰起竟透了絲今晚一度不曾看見的月光.
「斬斷我吧.」
一時間,空留月色,寒鴉四起.



@安芏鹩 配图给他的.

刀光驟舞,淋漓血濺袈裟.于敵軍入陣之際,攥緊了赤紅佛珠,肆意揮斬八方,直是颯颯刀影交錯見不得八呎人身,叫那濺躍的血霧空迷亂了眼,敵我交陣嘶喊衝鋒那豪放如歌一般的長笑直壓鎮四面高喊,兀的不是那嗜血的和尚!

-「何人進得雜家的身?!但且一戰!」

收勢提刀靜立巋然如山,眉間眼間都不見得絲毫波瀾,一平如鏡,堇色袈裟裊裊垂落,縞色長袖映得點點血花.緩提手,虎口半掛血洗得澄透的珠串,唇瓣嵡動語氣霸道容不得半點反抗.

「雜家武藏坊弁慶手下薙刀,岩融是也.」
————————————————

发在名朋的戏原原本本复制过来了.